吾自倾怀,君且随意。

  青挚  

汽笛一遍遍地响,我的枕边微凉,你呵出的气体落在我脸上,你说嘿,我要走了。
然后是无休无止的梦魇。
我出了一身冷汗,惊吓的在床上坐起来,有风从窗户缝里钻进来,
汽笛还在响,和它一起响的还有闹钟,
我又钻进了被窝里,肚子很饿,可我想见你。



第一个梦里,
你坐在以前的老房子的前方,手里拿着我最爱吃的麦芽糖,
你亲切的唤着我的乳名,拍着裤腿轻轻的歌唱,
梧桐树的叶子落在你的额头上,
你不经意的抬头仰望,眼神一瞬间变得苍茫,
我知道你就要去往他方,
我什么话都没说,就这样看着你前往他乡。




很长的路,看不到尽头。
你离我太远,我向你招手呐喊,想看看你的脸
你走得很快,很难想象骨瘦如柴的你居然能走这么快,
我忘了这是在梦里,奔跑的疲累却是这样清晰,
我已声音嘶哑,说不出话,
你却停下脚步,用背影叫我回去,
你说坟墓里的蛆虫早已让你面目全非,
你说我也只是想来看看你。



这次是你来找我。
我醒来就看见了你,
桌子上放着你刚摘的浅色花朵,我几乎能闻到它的气息,
你微笑着告诉我你知道我在想你,
你说我生命中珍贵的东西都将与我远离,
我不可能不放弃,
你抚摸着我的脸颊说如果是不可能再拥有的东西,
就不要再去回忆,
你说叫我不要再想念你。



那个梦里我在山顶追赶一株蒲公英,
我只是无意识的想要抓住它,
就像我终究什么也抓不住一样。
然后出现了一道悬崖,
就像突然从天空劈下来的一样。
你站在另一边悬崖上,
我茫然的看着你,却没有哭出声音。
你别过脸去,消失在一片迷雾里。



我看见一张白纸,你在上面写字,
写你对我的期许。
你说我早已离去。
但你的执念常常让我记起,
你把自己关在暗黑的小房子里,
你无视于旁人的委婉唏嘘,
你在落叶下行走的足迹,
你把脸埋在胸口哭泣。
你说我知道你是最坚强的小孩,
没有把眼泪洒在棺材里,
也没有在别人提及死别时失语。
你说忘了我罢。
这样你才能忘掉悲伤昂首挺立。
有风吹起了白纸,就像你的衣角,
我看见你的影子在大雨中消隐,
你张开嘴唇说了什么,
风声大起,只有我知道,
你说后会无期。



2015年,甚至以后的很多年都不会再写这样的字句放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犹如小丑般被人观赏嘲笑。还是喜欢原始干净的纸笔,抓不住的网络和抓不住的人一样令人恼火。掌心的纹路有一天终会被尘埃填塞,于是再也没有柔软的掌心和握紧的拳头。手腕处的佛珠也该褪下,谁也不知道我磕长头时心里的虔诚到底能不能让我如愿。那个我独自在深秋去西藏的日子已经过去900天了。而我还以为能再看一眼那晚我在齐塔河边看见的遥不可及的属于银河系的天穹。就好像去年夏天我独自伫立在悬崖上看山下惊涛拍浪看海浪翻涌看到了死去多年的石头和早就被吞噬干净的念想。



我去高考了,结束高考,我会穷极一生做一场在路上的梦。奔跑躲避回眸。



















评论
热度(6)
  1. 只是纪尧青挚 转载了此文字
    文笔很漂亮,加油,年轻人!
© 青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