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自倾怀,君且随意。

  青挚  
我用你初秋时给我的拥抱抵抗整个冬天的寒流和风雪。精打细算小心翼翼。偶然转头看见车窗外有个人很像你。我以为我们是幸运的可以就此重逢。多想问你,握紧的双手还冷不冷,世界尽头是否只剩我们。哥哥唱过的那句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每次听到都会想起那天明明灭灭间我没看清的你,王小波说,哇你好啊,李银河,很高兴见到你。我说,你好啊,很高兴又见到你。越长越大,明天变得越来越少而昨天却日积月累快要压垮我。春风十里不如你,这句话不适合用在冬天吧。那白雪三尺掩藏不了你呢?我们真的还年轻么,我们真的还肯相信么?队长说,相信就是对着一个人或者这件事你愿意兑换所有的自己。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想起那天我谈这首曲子那么多人听只有你走了过来对我说四年前你谈的比现在好。是啊,我们没在一起生活已经要四年了。时间过的太快,落花流水想抓也抓不住。 靳松说,而今问君何在,醉看鱼肚白。 我心中有你,共同度过。
评论
热度(2)
© 青挚 | Powered by LOFTER